您现在的位置: 逻楼镇人民政府> 新闻中心> 部门动态>

现在是 201728210400

逻楼镇:一起5年茶油林归属之争终和解

时间:2018-10-18     来源:县府办     作者:姚俊英     点击:59

“那我们就按调解小组说的办,对‘顶凤’(地名)的茶油林重新划定界线。”10月12日,凌云县逻楼镇人民调解委员会成功调解了一起困扰陇棍村上合并屯冉某与同村扇子湾屯邹某多年的茶油林权属纠纷问题,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

据悉,在2011年,陇棍村“顶凤”这一块茶油林的茶果开始有了收成,家家户户上山采摘茶果,由于冉某外出务工,收成茶果时间推后了一些,其回家准备采摘茶果时发现自家茶果却被别人先一步采摘了,经打听确认是邹某采摘,冉某便联系了邹某前去对质,邹某却称那一块茶油林是他家的,双方各执己见。由于冉某常年在外务工,也未放在心上,直至2017年,冉某不再外出务工,再次到茶油林收成季节,冉某便上山采摘茶果,于是又一次与邹某家发生了正面冲突。冉某便在村里申请调解,村干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并提出调解方案,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2018年8月,冉某来到司法所要求调解。

由于该纠纷属于常年积案,接到申请后,调解员立即建档立案并向镇里汇报情况,镇里马上召集司法所、林业站、村“第一书记”、包村干部等成立调解小组。事不宜迟,调解小组随即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取证。赶赴现场后,调解小组分别听取了双方当事人对此案件的陈述,并深入知情农户家中了解事实真相。原来,该争议地属于该村集体所有,是冉某父亲当年开荒种上茶油苗,其后冉父过世,冉某一家又常年在外务工,邹某见无人看管便开始管护,因而发生争执。在了解事情原委后,调解员先后向冉某和邹某讲解相关法律法规,强调林地应归属于集体而并非个人,他们都无法分割该宗地,但是该地块茶果的收成当事人是可以获得的,由于种植和看管都是今天收成的重要因素,在权衡得失并公平公正处理时,调解员运用情、理、法及农村的风俗习惯,结合近年来邻里间发生的山林土地纠纷案例进行说服教育,经数小时的不断说服、调解,最终双方当事人同意了以下调解方案:面对争议地,从中对分,左从凹槽起,右至现场定桩的土坡为界,上为邹某所有,下为冉某所有;双方当事人仅拥有该争议地的经营权;若该争议地村集体有需要时,双方当事人均同意无偿退还该土地;双方当事人签字点指后立即生效。

责任编辑:李相辛

词条标签:逻楼镇:一起5年茶油林归属之争终和解,山林纠纷调解程序

0
逻楼镇人民政府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部门动态>


逻楼镇:一起5年茶油林归属之争终和解

时间:2018-10-18     作者:姚俊英     点击:59

“那我们就按调解小组说的办,对‘顶凤’(地名)的茶油林重新划定界线。”10月12日,凌云县逻楼镇人民调解委员会成功调解了一起困扰陇棍村上合并屯冉某与同村扇子湾屯邹某多年的茶油林权属纠纷问题,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

据悉,在2011年,陇棍村“顶凤”这一块茶油林的茶果开始有了收成,家家户户上山采摘茶果,由于冉某外出务工,收成茶果时间推后了一些,其回家准备采摘茶果时发现自家茶果却被别人先一步采摘了,经打听确认是邹某采摘,冉某便联系了邹某前去对质,邹某却称那一块茶油林是他家的,双方各执己见。由于冉某常年在外务工,也未放在心上,直至2017年,冉某不再外出务工,再次到茶油林收成季节,冉某便上山采摘茶果,于是又一次与邹某家发生了正面冲突。冉某便在村里申请调解,村干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并提出调解方案,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2018年8月,冉某来到司法所要求调解。

由于该纠纷属于常年积案,接到申请后,调解员立即建档立案并向镇里汇报情况,镇里马上召集司法所、林业站、村“第一书记”、包村干部等成立调解小组。事不宜迟,调解小组随即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取证。赶赴现场后,调解小组分别听取了双方当事人对此案件的陈述,并深入知情农户家中了解事实真相。原来,该争议地属于该村集体所有,是冉某父亲当年开荒种上茶油苗,其后冉父过世,冉某一家又常年在外务工,邹某见无人看管便开始管护,因而发生争执。在了解事情原委后,调解员先后向冉某和邹某讲解相关法律法规,强调林地应归属于集体而并非个人,他们都无法分割该宗地,但是该地块茶果的收成当事人是可以获得的,由于种植和看管都是今天收成的重要因素,在权衡得失并公平公正处理时,调解员运用情、理、法及农村的风俗习惯,结合近年来邻里间发生的山林土地纠纷案例进行说服教育,经数小时的不断说服、调解,最终双方当事人同意了以下调解方案:面对争议地,从中对分,左从凹槽起,右至现场定桩的土坡为界,上为邹某所有,下为冉某所有;双方当事人仅拥有该争议地的经营权;若该争议地村集体有需要时,双方当事人均同意无偿退还该土地;双方当事人签字点指后立即生效。